Silver

记录。

小故事

高高的雪山上,有一种漂亮的鸟儿,它们有长长的尾羽,全身赤红,在雪地里很是显眼。从出生起,鸟儿就会唱歌,优美而空灵的歌。待到青年,它们的歌声会传遍整个雪山。


临近成年时,所有鸟儿都会去山顶的湖中戏水,宛若一团团跳动的火焰。它们的羽毛会一点点褪去红色,染上雪山般晶莹的白,眉心几簇羽毛,会变成暗红色,好像浓缩了全身的颜料。


成年后的鸟儿会失去美妙的歌喉,获得高超的狩猎技巧。每当他们猎得一头猎物,眉心的一支红羽就会飘落下来,形成一点红光,将猎物储存其中。
待到所有红羽落光,这些鸟儿会拍打翅膀,围绕雪山飞翔。它们的羽毛会像下雪一般掉落,触地便会溶解开来。雪落的过程中,它们的身体会逐渐透明,最后一片羽毛...

夏目老师《草枕》中一句话的感想(后篇)

想着想着,又将这句话多看了几遍。毛病一个没找到,反倒觉得愈发避不开这乱七八糟的人世界了。这样的事情,肯定是要等到家人驾鹤西归,尽完应尽的义务后再考虑的,但那时的我是否还能够轻易放下现在所得的一切,去寻找一个说不定会有一些不适应的地方生活呢?我还有没有这种勇气,有没有这么坚定的决心,而在打拼了那么多年之后,我又是否能够依旧对自然有着如此的迷恋呢?

向前看去,我没有看到遮蔽双目的迷雾,只看到了满屏的问号。充满了变数的未来,充满不确定的自己,到了真正可以做出决定的时候,我又会如何选择呢?一切,实在无从预料啊!

夏目老师《草枕》中一句话的感想(前篇)

最近看到了夏目老师的《草枕》,只觉得自己似乎在日本文学的道路上一去不复返。

《草枕》中有一句话让我的心突得紧了一下,反复读了好几次,总觉得有哪里不对,却又觉得哪哪都是对的。

“一旦你在普通人所创造的人世间难以安居并想要搬到别处去,那么,你恐怕是无处可去的。倘若一定要说有,大概只能是不是人所居住的地方了。然而,那个“非人之乡”恐怕要比这个人世间更加难以居住吧。”

初读时,只觉得这句话把我一腔对山野的热血啵地浇灭,我的心就像是被剥开的椰子,雪白雪白地面对着食用者的目光,这目光既不急躁,也不痴狂,只是淡漠而欣赏的,但任谁都能读出这小椰子下一秒被吃掉的命运。

我一向是喜欢山林的,总觉得山林有一种令我痴迷的宁静...

△ 补一张。△

△ 地铁站上的地平线永远有一种魅力。△

△ 本是觉得树很像北欧风格的背景,照下来之后发现黑白更好。△

△ 华为自带选取颜色的功能真好用。。。△

△ 生活中碰到的珍奇——乌云之上。△

△ 它大概是天空之岛路过。△

△ 上面有山川河流,古树花海。△

△ 还有仙一般的人,和优雅舒适的房屋。△

△ 阳光在云层之上,因此即便下方暴雨倾盆,岛上依旧能够看到太阳。△

△ 金色的阳光会赋予房屋厚重的质感,但房屋的设计又是轻巧而富有灵性的。淡淡的灰、蓝与白结合在一起的颜色是房屋的主色调。△

△ 配着房屋周围的鸟语花香,岛上也有孩童的欢笑。这里的存在也在繁衍,只是数量实在不多,生活,一岛足矣。△

△ 或许有着其他的天空之岛,念及此,只觉期待油然而生。不过,人类真是贪心不足呢。△

△ —— 一九年七月五日记。△

△ There'll be nothing left for you to see . △

△ 这两天的其他照片。△

△ 同上。△

1 / 23

© Silver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