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ilver

记录。

江城子

苏轼

十年生死两茫茫。不思量,自难忘。千里孤坟,无处话凄凉。纵使相逢应不识,尘满面,鬓如霜。夜来幽梦忽还乡。小轩窗,正梳妆。相顾无言,惟有泪千行。料得年年断肠处,明月夜,短松冈。


△ 今天偶然见一学长感慨吟诗,心中突然涌出一股苍茫之感。先辈之词大气撼动人心,今人却难写出如此磅礴之感。偌大中国,却无当初心胸之显现。△


△ 下午阅读小文,其作者介绍当初琉球日本与中华之关系。日本自攻下琉球后,立下条文,不许琉球使用一切与日本相关之物,将当时实际上已相当于日本殖民地的琉球伪装成独立自主的国家。除此之外,却让琉球进贡日本时沿用唐礼,奏唐乐,使接受朝贡的日本感受到令天朝上国俯首称臣的快感。文章作者将其作为日本野心之力证,但这何尝不是日本的悲哀,天朝之气魄?再回顾古时各朝对外种种举措,即便是处于外族入侵状态之下,明明弱势的天朝却做出“迂腐”“自大”的举措,且不论现在一概认为的观点,这样类似的举措何尝不是一种骄傲?这些行为当然可以用“对国外了解不足”“闭关锁国的弊端”甚至只是“好面子”来解释,但似乎如今教导中刻意忽略了那种大国的气魄,古时对待外国,处处体现着宽容,就像大人看小孩玩乐,拥有着“即便玩过头也有解决办法”的底气,虽在清末等时期逞强的意味更多,但不可否认的是,这种从古流传下来的大国气概,在古代的各个方面均有体现。而现代之人似乎理解错误,只当是古时之愚昧无知,仅懂得如今表面之宽宏大量,却不理会宽大背后的心理。△

评论